線上收聽
經典音樂網 現代聖樂網 羅東電台 悠遊聯播網

WebApp 說明 app store Google Play
RSS L FB
首頁
新聞 節目
靡靡之音下的時代之聲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佳音廣播月刊 2019-05
戰爭與和平
身歷其境的無限感動
陳微妮 上帝修復了我破碎的生命
美麗的收養故事 愛在緬北宣教家庭
待在家有比較安全嗎?
賴雷娜 幫助青少年超越背景和金錢
靡靡之音下的時代之聲
TOPS臺北海外和平服務團 以教 ...
張博涵在肯亞 以愛跨文化宣教
酒後開車 樂極生悲
雇主注意文化差異提醒外勞在台一定 ...
千呼萬喚始出來 國際駕照來囉
耶穌被賣的那一夜 特別聚會
以奉獻擴張你我的帳幕
 

專欄:心。文藝

 

靡靡之音下的時代之聲

 

>張夢瑞 資深媒體人、佳音電台「老歌曲舊時情」節目主持人

 

抗戰歌是輝煌的音樂果實

時間的長河默默的流過,抗戰距今已80年了。80前的「七七事變」,燃起全民抗戰的聖火,「一寸山河一寸心,十萬青年十萬軍」,中華人民發出了震天撼地的怒吼!但凡走過抗戰的中華人民,怎麼也忘不了那一段受日本荼毒與屈辱的日子,尤其是唱起那時候的歌一抗戰歌曲,「中國一定強,中國一定強,你看那民族英雄謝團長……」,而自大陸撤退到台灣的老人家,聽到「白雲飄,輕煙繞,綠蔭的深處是我家啊!小橋啊,流水啊,夢裡的家園路迢迢啊!」整個人還會跌進既傷懷又甜蜜的昔情舊夢。

抗日歌曲寫下可貴文化史

民國86年,文建會部透過大陸暨海外華人地區蒐集抗戰歌曲,從民國18年至36年間,共蒐錄了1502首抗日歌曲,為國家保留了可貴的文化史料;從民國20年的「九一八」到抗戰勝利為止,從黃自寫下最早的《旗正飄飄》、《抗敵歌》,張寒暉寫了《松花江上》、陳歌辛寫了《不變的心》、黃友棣的《杜鵑花》、黎錦光寫了《凱旋歌》……,詞曲作家為我們留下許多優秀的傳世之作,這些歌曲不僅當時傳遍大江南北,人人會唱,處處可聞的心聲,日後依然在人們心中傳唱不輟。

以《旗正飄飄》為例,這首歌最早發表於民國26年,同年即引用在電影《還我河山》中。民國76年丁善璽導演、林青霞主演的《旗正飄飄》,也引用作為主題曲,至於許多大型演唱會上,它更是不可或缺的合唱曲;象徵一個時代的愛國青年在國家風雨飄搖時,義無反顧的奔向戰場,為保家衛國奮戰到底,正所謂「生命誠可貴,愛情價亦高,若為自由故,兩者皆可拋。」

抗戰歌曲遭侵略者禁唱,於是文化人就藉著電影穿插抗日歌曲,抒發心中的愛國情操,其中以《夜半歌聲》的主題曲及周璇所主演的《鸞鳳和鳴》的插曲《不變的心》最為流行,直到今天還可以在國內的空中媒體聽到有人點唱。

民國33年,中華電影公司出品的電影《鸞鳳和鳴」,其中一首《不變的心》是這麼說的:「你是我的靈魂,你是我的生命……」,接著是配合片名「我們像鴛鴦般相親,鸞鳳般和鳴」。乍看起來,這似乎是鴛鴦蝴蝶派的措詞,通過了管弦的伴奏,也不過是所謂的「靡靡之音」。

其實這段措詞只是開場白,旨在掩護,真正重要的意涵在接下去的數句:「經過了分離,經過了分離,我們更堅定。你就是遠得像星,你就是小得像螢,我總能得到一點光明,只要有你的蹤影,一切都能改變,變不了是我的心,一切都能改變,變不了是我的情。」在重複如上的堅定意願,作出「信誓旦旦」的表示後,再用結尾「你是我的靈魂,你是我的生命」二語作結。

激發人心  乘載舊夢

填寫過3千多首國語流行歌歌詞的著名作詞家陳蝶衣,當年就是聽了李雋青填詞的「不變的心」,體會到這首歌的弦外之音:歌詞中「遠得像星」及「小得像螢」是一種借喻的寫法,影射的乃是遭受砲火威脅,不得不播遷到重慶的政府。歌詞中鄭重地暗示,只要有政府存在,淪陷區的人民就能得到「光明」的照射,也就不至於永遠沉淪在黑暗中。

受到該曲的感動,原在雜誌社擔任編輯的陳蝶衣,毅然辭掉工作,加入寫詞人的行列。當時,他認為這是文化人責無旁貸的工作,他以「推崇的是愛,追求的是美」鼓勵自己,朝這個方向撰寫歌詞。

梅花  梅花  滿天下

相較於對日抗戰八年的抗戰歌曲,時代歌曲顯示愛國情操的也不遑多讓。民國60年劉家昌譜寫的《梅花》就是一首惕勵人心、鼓舞士氣最成功的例子。

民國60年8月2日,美國宣布美國贊同中共進入聯合國,對此,我外交部發表聲明,決心聯合正義國家,擊敗中共的陰謀。無奈情勢比人強,10月25日,聯大通過「納中共排我」案。我出席聯大代表團長周書楷於投票時發表嚴正聲明,宣布我決定退出聯合國。

那真是晦暗的一年,單是那一年,台灣就陸續與土耳其、伊朗、比利時、秘魯、黎巴嫩、墨西哥、厄瓜多這些與中共建交的國家中止邦交。總統並發表「告全國同胞書」,指出聯合國向暴力屈膝已成罪惡淵藪,並聲明我行使獨立主權,決不受外來干擾,呼籲同胞精誠團結。

在那個人心不安的日子,劉家昌淺顯易唱的《梅花》出現了,「梅花!梅花!滿天下,有土地就有它。梅花!梅花!滿天下,它是我的國花⋯⋯」。這一首鼓舞同胞士氣的歌曲一出,化解了人們心中的憤慨,紓解了大家的愁緒。

《梅花》的歌聲無遠弗屆,民國67年12月16日,鄧麗君在新加坡演唱,有位自台北去的觀眾,利用間奏的時間,靠近舞台前對鄧悄悄地說:「美國決定與中共建交,為表現中華兒女的愛國情操,請唱《梅花》。」當時鄧愣了一下,差點把正在演唱的一首歌詞忘了。後來她請熟知該曲的新加坡樂師為她伴奏,勉強唱出她聽過卻從來沒有唱過的《梅花》。

鄧麗君事後回憶此事說:「我把歌詞唱得前後顛倒,幸虧那群愛國的台灣同胞,自動地站起來助唱,歌聲響亮,當唱到『巍巍的大中華』時,我唱得特別大聲而且激動。」《梅花》日後成了鄧麗君的招牌歌曲之一,特別是在海外演唱,她一定不會漏掉這首歌曲。

我要分享: